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中秋月圆换了人间
2021年09月15日 09:55  来源:庆元网  作者:杨起行 

  八月中秋节的香气就像岁月中的密码,折叠在中华民族传统节气的夹缝里,飘满在五湖四海的每一个角落。中秋这轮圆月的清辉召唤着身处异地的赤子回乡团聚,回家的路也许很近,中间没有千山万水的阻隔,但横亘着岁月的沧桑;回家的路或许很远,需要用一年的企盼捻成一张旅途上的票根。尽管明月归路远,一片世情天地间。著名诗人余光中在《中秋》里说:“一刀向人间,剖开了月饼,一刀向时间,等分了昼夜,为什么圆晶晶的中秋月,要一刀挥成了残缺?”八月的夜晚,每当人们独对星空时,浮华和名利都会被过滤掉,所惦记的是家乡那盘被刀剖成一块块的残缺月饼。

  中秋节临近,正当我思绪万千时,手机响起,在外地做生意的儿子来电说,中秋节会带着我那年仅十二岁的孙子回家过中秋节,他试探性地征求我的意见。因我孙子在学校放暑假期间回老家时不安心做学校布置的作业,而沉迷于“手游”,为了他的学业,孙子曾被我狠狠地训了一顿,并责令儿子不惜采用“强制手段”没收了他的手机。据儿子上次来电说,孙子的手机被没收后,学习成绩有所提升。这次孙子想放假时跟他父亲一起回老家过中秋节,但又担心“爷爷余怒未消”,他会成了“不受欢迎的客人”而被拒之门外。我听完儿子的电话后,哈哈大笑地对他说:“血浓于水啊!”

  八月中秋月儿圆,圆的不仅仅是那轮亮晶晶的月亮,还有千家万户的团聚和血脉相连的亲情。

  曾记得,六十年前亦年仅十二岁的我在“国家经济三年困难时期”以优异成绩考上全县唯一的中学——县中读初一时,我因每日的粮食定量只有区区2.5两,往往“寅时吃了卯时粮”。经常断了粮的我被饿得肚皮粘在脊骨上,两眼直冒金星,后来卖掉了穿在身上的一件衣服才勉强吃了一顿梦寐以求的饱饭。那时节正处中秋节前夕,我父亲起早摸黑到深山里去掘葛根,好不容易滤上了几斤“山粉”带回家让一家老小六口人过上了中秋节,父亲特地走了二十多里路到学校叫我回家过中秋。当时因我卖掉家里给我的衣服感到心中有愧,恐受到父母的责罚,不想随父亲回家,父亲对我说,责罚归责罚,节还是要过的,然后牵着我的手回了家。

  啥叫“山粉”?现代人可能不甚明白。现代人如今亲睐的无公害绿色食品“葛根”,它的根部非常发达,含着营养不菲的大量淀粉,但要获取这种淀粉要付出很大的力气,并且还附加着几道复杂的操作工艺,家乡的父老乡亲世代相传称这种活计为“掘乌糯”。“掘乌糯”者必须白天掘深藏在泥下的根鞭,晚上将这些根鞭放在山坑里用清水洗净后,再用木制的“乌糯槌”锤成浆糊状后放在筛上过滤再倒入木桶里进行慢慢沉淀,经过十二小时的沉淀后,倒光木桶里的水,再刮去木桶里上面层呈现出乌黑颜色的“乌粉”,下面层才是“白粉”,这两层“粉”统称为“山粉”。“掘乌糥”者舍不得吃“白粉”留下“乌粉”自己当粮食。把“白粉”拿到市场上兑大米。每斤“白粉”可以兑到两斤大米,可惜这种“白粉”如今的市场已经有价无市了。我父亲这一辈“掘乌糥”者生前每逢秋收后趁着农闲的时间都要到离家30多里的深山去搭寮住宿“掘乌糥”,以聊补青黄不接的“无米之灾”。

  六十年前的那个中秋节,我吃过父亲千辛万苦掘来的“乌粉”制成的“山粉饼”后,即就地等待父母的责罚,不料平时严历的父亲,这次却一改以往粗暴的性格对我说:“孩子,我也知道,一日三餐2.5两的口粮定量对于你们十几岁正在发育的孩子来说是吃不饱的,但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干重活的“正劳力”的口粮也只有4两,你口粮2.5两,其中有半两还是我省下给你补上的,2.5两口粮尽管你吃不饱,但可以勉强维持生命,今后的时势一定会慢慢好转,你现在趁年轻要珍惜学习机会,否则今后就后悔了。你想过没有,那件被你卖掉的衣服,我花了多少心血和力气,生产队规定每个“正劳力”每个月要投三十个出工率,我连续十几天起早摸黑砍来了十几担柴,卖掉才兑来那件衣服,被你卖掉你不感到可惜,我却感到可惜。”当时,父亲的话句句如针,刺得我无地自容,说完上述这些话,父亲拖着疲倦的身躯自顾自地躺在老掉牙的破椅上一口接着一口使劲吸着旱烟,似乎在思索另外一件事。这时,我借助月光的清辉透过浓浓的烟幕,看到了父亲用根根瘦骨撑起的伟岸身姿。

  第二天,父亲在我宽松的书包上塞进十几个喷香的“乌粉饼”,然后挥了挥手让我赶快回学校上学。一路上我在想,今后一定勒紧裤带向饥饿宣战,用优异的成绩读完初中,报答父亲对我的养育之恩。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个学期后,积累成疾的父亲因家庭生活困难没钱缺药治疗,不幸英年早逝。父亲的去逝,让我心上留下一道至今还无法抹去的创伤。从此我失学回乡,逐渐挑起了一家生活的重担。 年年中秋月相似,岁岁中秋人不同。每当忆起六十年前的那个中秋节,让我感慨万千。

  连续在外地做了十五年生意的儿子,尽管要打理生意很忙,但每年清明节和中秋节他都会回家扫坟祭祖,与家人团聚。儿子事业初见成效,使我放下一件心事,我如今所担心的是孙子的学业。思索再三,我想把藏在心底六十年的故事,借这次孙子回乡过节之机讲给他听,以教育生长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他:身处福中要知福,努力学习本领报效国家,以慰先辈。

  我在想,那盘被刀剖成的残缺月饼,缘于一家人的团聚又拼成一轮圆圆的月亮。我在思索:一盘月饼,再加上我欲讲的那个故事是否能组成一桌丰盛的精神盛宴?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address id='cGn'><b></b></address><comment id='uWIh'><blink></blink></comment>
<dir id='XrURL'><samp></samp></dir><strong id='mpKJdMf'><var></var></strong>
    <q id='Wrj'><caption></caption></q>
    <label id='ljVil'><base></base></label>
      <optgroup id='kwgO'><code></code></optgroup>
      <sup id='AStHnxG'><ins></ins></sup>
        <xmp id='gfBTEsVA'><nobr></nobr></xmp><tt id='smFQVLb'><sub></sub></tt><base id='XS'><caption></caption></base><var id='aonhsXCf'><var></var></var>